社区矫正

社区矫正收监案例

日期:2017年09月14日 来源:司法局
收藏】 【打印】 【关闭

  超过一月才报到,撤销缓刑没商量 

  按照规定,社区服刑人员应当自法院判决、裁定生效之日或者离开监所之日起十日内到居住地县级司法局报到。未按规定时间报到的,可以给予警告、治安处罚;超过一个月的,撤销缓刑假释或收监执行。有的以为判缓刑或假释后就没事了,也不认真按照法院或监狱的有关告知执行,从而受到了相应的处罚。 

  2013年10月14日,义乌稠城的楼某因非法组织卖血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该案因同案犯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金华中院于11月18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楼某在2013年12月23日收到法院生效判决后,在当日即到司法局,准备按规定接受社区矫正。但其在未办理登记手续的情况下,自行离开,既未到司法所接受矫正,联系电话也拨打不通。司法局经多次联系,均未联系到其本人。后来,经司法局、稠城街道办事处共同努力,才找到楼某,并在2014年2月18日为楼某办理了报到手续。楼某超过规定的报到时间长达46天,严重违反社区矫正监管规定。 

  司法局以楼某未按规定时间报到超过一个月为由提请撤销缓刑。2014年2月28日,法院作出裁定,撤销对楼某缓刑宣告,收监执行原判有期徒刑一年。     

  人机分离避监管,聪明反被聪明误 

  在社区矫正期间,每名社区服刑人员都被采取了手机定位措施。按照有关规定,社区服刑人员应当24小时开机,不得实施手机关机、停机、呼叫转移以及人机分离,以确保矫正机构能随时掌握社区服刑人员的活动轨迹。但个别社区服刑人员为逃避监管,对定位手机动起了歪脑筋。 

  2006年7月21日,义乌上溪的楼某因犯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2013年5月1日被假释。 

  2014年1月19日晚,楼某把手机放在家中,在未办理外出请假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前往陕西咸阳,经司法所多次责令,其到2月12日才返回义乌,脱离社区矫正监管达25日,且未按规定在1月20日到上溪司法所参加当面报告,违反社区矫正监管规定。 

  司法局向公安局对楼某提请治安处罚,楼某最后被公安局行政拘留了8天。     

  脱离监管超一月,收监执行悔已迟 

  在矫正期间,社区服刑人员除了要保持手机联系正常、遵守外出规定外,还要定期向司法所报告情况,参加司法所组织的教育学习和社区服务等活动,否则就要受到相应的处罚。但个别社区服刑人员,特别是年纪较轻的,受到社会、家庭等不良因素的影响,视社区矫正监管规定为无物,抗拒矫正,脱离监管。 

  社区服刑人员季某,女,未成年人。2013年8月20日,季某因犯贩卖毒品罪被武义县法院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 

  从入矫刚开始,季某对社区矫正就有抵触情绪。矫正还未满一个月,季某就未经请假擅自前往武义,违反外出规定,被司法局警告一次。2013年11月11日,季某两次未按规定时间到司法所报告,再次被警告。11月21日,司法局和辖区司法所共同对其进行谈话教育,责令其要按时到司法所报到、手机开机等,并要求其在当月的23日参加警示教育活动,季某也具结了遵守监管规定的保证书。但从23日起,季某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脱离社区矫正监管。在其脱管期间,辖区司法所多次组织人员查找,向辖区派出所发出协查通报,并责令其亲属配合寻找,但都没有查获其行踪。 

  季某在脱管一个月后,司法局依法向武义法院提请撤销缓刑。2014年1月9日,武义法院裁定撤销对季某的缓刑宣告,收监执行。     

  拘留之后不悔改,提请收监被执行 

  不假外出,是社区服刑人员违反监管规定比较常见的情形。社区服刑人员作为一名在社区服刑的罪犯,其自由是受到法律限制的。但有些社区服刑人员心中就是缺这根弦,把自己当成是个普通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次违反外出规定。 

  2013年7月1日,义乌苏溪的黄某因犯交通肇事罪被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 

  2013年8月23日至8月29日期间,黄某未经请假擅自前往西安,被司法局警告一次。9月8日,黄某再次违反外出规定擅自前往西安。由于其屡教不改,在短时间内连续违反监管规定,司法局依法向公安局提请治安管理处罚。10月12日,公安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黄某行政拘留5日并处罚款200元。在被拘留后,黄某开始还能认真遵守监管规定,但坚持了没多久,在12月19日,又未参加司法局组织的集中报告活动。 

  2014年1月3日,司法局以黄某被治安管理处罚后仍不改正为由向法院提请撤销缓刑。1月23日,秦都区法院作出裁定,撤销对黄某缓刑宣告,收监执行原判有期徒刑七个月。    

  赌博判刑还去赌,拘留之后就收监 

  社区矫正,是设置一定的考验期,如果社区服刑人员在考验期间能遵守监管规定,不从事违法犯罪行为,原判刑罚就不再执行。但还是有些社区服刑人员,并没有从过去的错误中汲取经验教训,继续从事相同或类似的违法行为,破坏社会秩序或危害他人合法权益。对于这些社区服刑人员来说,考验已经没有意义,继续在监外服刑也丧失了法律基础。 

  2013年5月7日,义乌后宅的张某因犯赌博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在某日,张某伙同楼某在稠城街道银海一区一赌博场内,用扑克牌以“抗九点”的方式进行赌博。张某每次以人民币100元至1600元不等金额进行押赌,又以人民币2000元坐庄。2014年1月9日,公安局对张某参与赌博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给予张某行政拘留14日并处罚款500元的处罚。 

  2014年2月13日,司法局以张某严重违反监管规定为由提请撤销缓刑。2月19日,法院作出裁定,撤销对张某缓刑宣告,收监执行原判有期徒刑十个月。     

  保证义务不履行,保外就医被撤销 

  保外就医社区服刑人员是比较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由于患有严重的疾病不适合在监狱服刑,而变更为在监外执行。罪犯能够保外就医,除了需要符合有关的病情条件外,还需要落实相关的保证人。保证人如果在保外期间不履行管束、教育和帮助治疗义务且不能提供其他保证人,保外就医的社区服刑人员依法是要收监执行的。 

  2007年2月12日,义乌后宅的刘某因犯盗窃罪被兰溪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在服刑期间,因患严重疾病被批准保外就医,并由其弟弟担任保证人。 

  刘某的弟弟由于长期在外打工,根本无力对刘某进行照顾,经济上也不很宽裕,无力为刘某支付大额的医疗费用,也无力承担保证人的其它义务。司法局经过多方了解,也没查到有刘某的其他近亲属能担任保证人。 

  2013年8月1日,司法局向浙江省监狱管理局提请收监执行。同月5日,省监狱管理局作出对刘某收监执行的决定。     

  两次警告不改正,监狱决定要收监 

  有些保外就医社区服刑人员可能会有一种错误的认识,他们以为自己有病在身,不可能被监狱接收,所以就不太服从监管。但根据法律规定,在监管措施方面,保外就医社区服刑人员要比一般的社区服刑人员更加严格。譬如保外就医社区服刑人员警告二次后拒不改正的、违反外出规定被警告后拒不改正的或者不提交病历复查情况被警告后拒不改正的就可收监,而其他社区服刑人员一般是被警告三次后拒不改正的才可收监。 

  2007年4月11日,义乌大陈的楼某因犯合同诈骗罪被安庆市大观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判后一直在监狱服刑。2010年11月15日,楼某因患有严重疾病被安徽省监狱管理局决定暂予监外执行。 

  接受社区矫正的初期,楼某一直比较遵守监管规定,没有发现有违法违反监管规定的情形,监狱部门也多次派员对其进行考察,并续延了暂予监外执行的期限。但到了2012年下半年,情况发生了改变。司法所、司法局在对其进行监管过程中,多次发现楼某违反社区矫正监管规定。2012年12月20日,楼某因没有按时到司法所当面被司法局警告一次。2013年3月1日,楼某因定位手机无正当理由关机第二次被司法局警告。司法所工作人员在每次警告后,都对楼某进行了法制教育,向其说明违反监管规定的法律后果但楼某总是抱着侥幸心理,没有对其行为进行彻底反省。4月17日、4月21日,楼某又两次未经批准离开义乌到东阳 

  司法局依法向安徽省监狱管理局提请收监执行,2013年6月24日,安徽省监狱管理局作出决定,对楼某收监执行。         

  编者话:社区矫正,是国家执行“以人为本”刑事司法政策的一套制度设计,给予一些犯轻罪的、有悔改表现的罪犯一定的考验期,让他们接受教育、服务社会,督促他们遵守法律、养成良好行为习惯。但如果在考验期间,违反报到、报告、外出、会客、禁止令等规定,不按时参加教育学习、社区服务或保外就医人员不按时提交病情复查报告的,都要受到警告处罚,情节较重的要受到治安处罚。警告处罚三次仍不改正、治安处罚后仍不改正或者违法监管规定情节严重的,要撤销缓刑、假释。从事违法犯罪行为的,同样要撤销缓刑、假释。因此,作为一名社区服刑人员,要珍惜当下相对比较自由的刑罚执行方式,认真悔过,从别人的收监、拘留的案例中吸取教训,以便能顺利回归社会。